类别
联系我们

地址: 成都市北大街100-102号东座2单元3号(二分所地址)

电话: 028-66529175

手机: 13608197694

邮箱:

联系人: 王琦

 

【原创文贴】红豆周瑜x大乔
发布于:2020-05-10 15:40:13   浏览:27

  _这篇文是之前点单贴的一个单子,最近把它重新修改了一下再发出来

  _清水文,佛系文笔,分几段发,随缘更新(寒假前会更完),欢迎催更

  _翻滚的海浪拍打着海岸,发出无声的哀嚎。蓝色的萤火在空中闪烁,鲤鱼时不时跃过海面。

  _一阵痛感袭来,大乔迷迷糊糊的睁开眼,撑着手坐在床上,淡蓝的眼眸扫过屋子

  _每年的上元节,大乔都会应习俗到海边向祖父的灵魂祈祷,手提的灯笼会为自己指引方向。

  _可是今年的天气不同于以往,巨大的海风肆虐小岛。

  _大乔提着灯笼,有些艰难的走向海边,海风迎向自己,额前的刘海被风吹得一团糟。

  _大乔抬脚,想要更上前一步,可没想到立马就被狂风席卷,整个人重重的跌到了地上,脚被石头划破,灯笼被吹到一旁,人晕在了海边。

  _房门被人轻轻打开,大乔微微转身,想要看清说话的人。

  _大乔第一次看见他时,就觉得,这人生的真好看。

  _一袭长发随意的散落在肩上,红色的外套披在身上犹为好看,阳光轻撒,勾勒出好看的侧颜。

  _“姑娘昨日被在下所救,整整睡了一日,还好醒了过来。待会儿我让下人送来汤药,姑娘不妨好好歇歇。”

  _“那就有劳公子了。在下乔莹,不知公子大名?”

  _大乔在府内养了几日伤,除了和被派来照顾的丫鬟聊聊天,就是在树后躲着偷偷看周瑜弹琴,周瑜的琴上总是挂着一副红豆骰子,不知是作何用,大乔也没在意。

  _总待在别人府内也不好,大乔估摸着日子,是该启程回家了。

  _临走时周瑜难得有空来送大乔,两人并排走在院子内的小石路上,大乔好似想到的什么,问道,

  _“乔莹这几日看周都督琴上总是挂着一副红豆骰子,不知有何寓意?”

  _“没什么寓意,只是这次回府,路上看见好看,便买下来当个玩物,见姑娘如此好奇,那便送给姑娘吧。”

  _“还有姑娘的灯笼,在下已经托人修好了,待会儿一并和骰子送来。”

  _“那乔莹就谢谢公子了,这几日在府内也有劳公子操心了。”

  _周瑜微微一笑,那笑容在大乔眼里,自然也是极好看的,有什么东西仿佛在大乔心里破土而出。

  _大乔上了马车,下人托着盘子将骰子和灯笼呈了上来,大乔轻轻握住骰子的丝线,骰子迎着风,左右晃动。

  _在大乔的心里啊,有关周瑜的一切,都是好看的。

  _大乔掀开了窗帘,房屋门顶上挂着的“乔府”匾额以及门前那一抹粉红色的身影让她安了心。

  _“阿姐!”小乔连忙跑上前,“还好回来了!阿爹阿娘都担心死了,要不是你前几天回了一封信,阿娘恐怕都要……”

  _“好啦,婉儿。”大乔抬手揉了揉小乔的头,“我们快进去吧,几日不见,我也很想爹娘了。”

  _“那莹儿就先回院子整理东西了。”大乔行了行礼,转身走出大厅。

  _院子里的花陆陆续续开了一些,比之前的样子好看多了,大乔是最喜养花的。

  _淡淡的花香萦绕在鼻腔,大乔心里不禁又想到了周瑜。

  _但后来的一切似乎都回到了平常普通的日子,自从上次遇难后,大乔再也没有见到过周瑜,偶尔闲下心来,脑子里还是会浮现出周瑜的俊颜。

  _再后来,不知什么原因,江东一带突发一种传染病,由于传染性极强,很快蔓延开来,挨家挨户的门都紧闭着,本是当今正值得庆祝的桃花节,街上却一片冷清。

  _不过这对于大乔之类的名门闺秀似乎并没有什么关系,毕竟平常都只会待在家里做做女工。

  _银丝般的针线在刺绣上来回穿过,大乔手快,几下就在锦缎上绣好了花样。

  _“嗯。”大乔将绣好的手帕紧紧握在手中,望着挂在树上的那副红豆骰子,大乔不禁笑容绽开。

  _只不过……大乔突然想到什么,上次看到周瑜的穿着,大乔就隐隐约约的猜到周瑜应该是地方都督,这次传染病的突发,地方都督说不定也要被派去任务,只希望周瑜不要被感染了才好。

  _大乔想着想着出了神,以致于偷偷从墙外翻进来的孙尚香都没察觉到。

  _“喂喂!”孙尚香抬手在大乔眼前晃了晃,“怎么?又在想你的周瑜小公子啊。”

  _大乔缓过神来,轻轻别过头,“我的大小姐啊,你以后别拿这事来逗我了,自从上次跟你说了之后,你就没完没了了。”

  _“难得我们家莹儿有了心上人,我这个好朋友不得多关心关心才是?”

  _“你哥呢?你哥不在你就来找我消磨时间了?”

  _这次和他一起去执行任务的还有一位都督,姓周。我已经帮你打听过了,是周瑜。”孙尚香磕着瓜子,漫不经心的说道。

  _“放心吧,有我哥在,就算要传染也是我哥先中招。”

  _忽然,门外的下人跑来:“大小姐,外面来了一群官兵还有几位大夫,似乎是来检查有没有传染病患者的,还请大小姐前往大厅一趟。”

  _大乔望了望对面正在执着于磕瓜子的孙尚香,撇了撇嘴,“走吧我的孙大小姐。”

  _大夫也无非就是询问了身体状况,把了把脉。

  _大乔有些疑惑,这一堆人,怎么也不见一个官职高点的,她望向大夫,“你们领头的呢?”

  _“你说大人啊,他好像在院子里有点事,应该在院子里吧。”

  _大乔走出房间,孙尚香早已被她打发走了,现在总算可以清净点。再这么关下去,她都快发霉了。

  _突然,旁边的竹林里传来一阵捣弄的声音。大乔皱了皱眉,走向前想要扒开竹叶。